上海中中国福利彩票大奖

當前位置:瀟湘首頁>現言>八零小悍媳:吻安,高冷機長

第七章 出氣

書名:八零小悍媳:吻安,高冷機長|作者:玖月心久|發布:2019-04-06 12:13:47| 更新:2019-04-06 12:32:32 | 字數:2315字

  頂包?

  溫玉蘭可不打算替任何人頂包,更不想惹官司。

  她一瞥丁紅豆那副認真的樣子,立刻就決定“招”了,“紅豆妹子,你聽我說!這饅頭吧,是王大慶給我的!這不嘛,他以前向我借過五塊錢,一直沒還呢,今天也不知道抽什么風了,給我送了半筐蘋果抵債,臨走的時候,又特意給了我倆饅頭,讓我給你姐送過來,我也沒細問,就……”

  她停下不說了,干脆一拍大腿,坐到了地上,哭天喊地的嚷起來了,“哎喲我的~媽喲,如果我早知道這里面有貓膩兒,我說啥也不能為他跑腿兒啊!我……我是被人利用的,我可冤枉啊!”

  都是一個村兒住了幾十年的,誰不了解誰呀?

  劉家寶在一邊笑望著她,“溫二姐,這么說……這饅頭的事兒跟你沒關系,全是王大慶搞的鬼?”

  溫玉蘭使勁點了點頭,“可不是嗎?我跟玉娥無冤無仇的,我干嘛幫著別人禍害她呀?我摻和在這中間,能撈到啥好處嗎?我這人平時也許喜歡扯兩句老婆舌,可我壓根就干不出作奸犯科的事兒!”

  她怕別人不信,干脆三根指頭向天,發起了毒誓,“抬頭三尺有神靈,我如果說半句假話,我……我就天打五雷轟,以后生孩子沒**兒,全家都死光!”

  這可算是重誓了!

  大家一看溫玉蘭這副“急赤白臉”的樣,大概心里也就有公論了。

  悄聲的議論開了:

  “哎,真是王大慶搞的鬼?”

  “明擺著呀!是他惦記上張玉娥了,給人家下了藥!”

  “那玉娥就不算是偷人?是被陷害的?下藥算犯法吧?王大慶的膽子也太大了!”

  “這不好說!看著吧,也許后面還有事兒呢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一時之間,講什么的都有。

  李杜娟轉了轉眼珠,大力的揮了揮手,“現在王大慶也沒在,到底咋回事?誰也說不清!反正,我就相信自己的眼睛,他和張玉娥睡在一個被窩里了,這事兒錯不了!我兒子在城里拿工資,那也算是人上人了,什么樣的女人找不到?憑什么還繼續穿張玉娥這雙破鞋?離婚!必須離婚!小寶也要歸趙家!”

  這就定案了?

  張玉娥緊緊的抱著孩子,驚慌失措的搖了搖頭,“不!我不離婚!小寶我誰也不給,他還吃奶呢,他離不開我!”

  丁紅豆開口安慰她,“姐,你別聽“拉拉蛄”叫!離婚?那是你跟姐夫的事兒,別人說了不算!至于小寶呢,只要你想要,趙家就搶不去!還有那個王大慶,他也別想逍遙了!我下午就去報案,必須查清他背后還有沒有指使人?”

  報案?

  查指使人?

  李杜娟一聽這話,扭頭和兒子對視了一眼,臉上的神情有些陰晴不定了。

  盡管如此……

  她可不是一個吃虧的主兒,在心里飛快的盤算開了:孫子抱不走了,兒子的傷可不能白挨!

  李杜鵑不敢跟丁紅豆“硬碰硬”,卻“見風使舵”向著劉富貴求援了,“村長啊,你可得給我做主啊!你看看龍海的腿傷,這誰付醫藥費呀?”

  就是想訛點兒錢!

  劉家寶在一邊接話了,“嘖嘖,李大娘,你還要醫藥費啊?那玉娥嫂子這傷怎么算?難不成你兩家對著賠?清官難斷家務事!我爸可扯不清這團麻,你們如果有什么糾紛呢,就到公安局去解決吧!”

  去公安局?

  別看李杜鵑平時在村里挺兇的,可如果要見“官”了,她立刻就慫了。

  劉富貴贊賞的瞥了一眼兒子……覺得這幾句話有水平!

  本來嘛!

  兩邊原本就沾親帶故的……婆婆,大伯哥,弟媳婦打“羅圈架”,這就是家庭內部矛盾,他是真不想管。

  索性順水推舟了,“對!咳咳,不是我這個村長不拿事兒,你們丁趙兩家也算是親戚了!香三臭四兒的,今天打完了,明天又好了,我可管不過來!你們先自己協商吧!不行再說啊!”

  協商?

  咋協商?

  李杜鵑也懂得看人下菜碟……找丁紅豆要錢?能有好果子吃嗎?

  好漢不吃眼前虧。

  她訕訕的一跺腳,扔出了幾句場面話,“丁紅豆,這事兒咱沒完!張玉娥,你給我等著,我這就把東海叫回來,讓他休了你!”

  張玉娥一聽這話,心里難過,“嗷”的一聲哭了,她一哭,懷里的孩子也跟著哭,丁紅豆只能在一邊勸。

  劉富貴輕咳了幾聲,大手向院外一揮,“咳咳,鄉親們,都回吧!散了吧!別在這兒圍著了!”

  眾人漸漸散去。

  劉家寶卻沒走,熱心的圍著丁紅豆說這說那,順帶著安慰張玉娥。

  院墻外……

  楚北月望著身邊的男人,“哥,咱們是留下還是……”

  那男人瞇著眼睛,果斷只說了一個字,“走!”

  依著丁家現在這種境況,進屋了,不論講什么,仿佛都有些不合時宜。

  他二話沒說。

  大步走向了拐角處的小轎車,目光一掃,正瞥見趙龍海和李杜娟母子的背影。

  他淡淡的一抿嘴角,當先坐進了駕駛室里,發動了馬達。

  楚北月也跟著上了車,仿佛感覺到了氣氛的不對,“哥,怎么了?”

  就這么一句話的功夫。

  那男人使勁踩了一腳油門,車子一聲轟鳴,風馳電掣般的直沖了出去。

  趙龍海聽到了車輪的“咆哮”,回頭一瞧……面對著疾馳而來的汽車,“媽呀”一聲,也顧不得腿傷了,連親媽也忘了,扭頭就是一頓狂奔。

  李杜鵑嚇得手腳像灌了鉛,畢竟上了些年紀,想跑也跑不動,“噔噔”后退了兩步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  別說是他們了……

  楚北月一瞥車外的場景,都有些不鎮定了,尖聲的嚷了一句,“哥!你瘋了?”

  瘋了?

  那男人仿佛沒聽見!

  目光炯炯的望著前面,“轟轟”的踩著油門,直追趙龍海。

  哈!

  危險真是能激發潛能!

  瞬間……

  趙龍海的雙腿就仿佛安了一對風火輪,差點沒跑出“五福村”的短跑紀錄。

  然而……

  風火輪也有熄火的時候啊!

  堪堪跑了一條街……

  他整個人累得像狗似的,伸出舌頭直喘氣,再回頭一瞧,車身直逼而來,方向盤后的那雙眼睛,冰冷而強勢的讓人透不過氣。

  趙龍海只覺得胯下一濕……嚇尿了!

  干脆一閉眼……等死!

  就在這千鈞一發之際。

  那男人卻從容的一踩剎車,順勢轉動方向盤,車身仿佛像是電影里的特技場面,“吱”的一聲原地打了個轉,后輪帶起一片飛沙,揚了趙龍海滿身。

  趙龍海“大難不死”,彎著身子使勁咳嗽了起來。

  小轎車絕塵而去。

  楚北月在后視鏡里望著趙家母子的狼狽,孩子氣的挑起了大拇指,學著電影“地道戰”里的場景,“哥,你這車技……高!實在是高!”

  她頓了頓,才又小聲的詢問,“那……咱們現在去哪兒啊?”

  ------題外話------

  北月:哥,你也太強勢護妻了吧?

  南國:……

  北月:你替嫂子“出氣”可以!萬一撞傷人呢?

  南國(傲嬌臉):切!撞人?我?汽車都掌控不好,還開什么飛機?

打賞

每邀請一位新用戶最多獎勵1000元寶,上不封頂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薦位
  • 嫡妻難惹

    檸檬笑 / 著

    【本文宅斗,爽文,一對一,男強女強】她本是侯府貴女,一朝變故,卻落得個父死兄亡,母喪...

關閉
紅包規則
1.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,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。
2.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:收藏紅包、訂閱紅包、月票紅包。
3. 收藏紅包:收藏過該作品后,才能搶紅包,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4. 訂閱紅包:在訂閱紅包開啟時(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)訂閱(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)該作品才能搶紅包,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5. 月票紅包: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=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,投1張月票可搶1次,投10張月票可搶10次,以此類推,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。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,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【個人中心】-【我的錢包】-【獎勵記錄】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。
上海中中国福利彩票大奖